史蒂芬史匹柏 湯姆漢克聯手打造諜報歷史電影 《間諜橋》詮釋律師詹姆士唐納文傳奇一生

夢工廠與福斯影業攜手推出以一連串真實歷史事件為背景的劇情驚悚新片《間諜橋》,描述一名紐約布魯克林的保險索償律師詹姆士唐納文(James Donovan),受美國中情局所託,扛下幾乎不可能達成的談判大任,試圖讓被劫持的美籍U-2偵察機飛行員得以獲釋,因此被捲入冷戰風暴之中。

本片由名導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執導,湯姆漢克(Tom Hanks)、馬克里朗斯(Mark Rylance)、史考特薛弗(Scott Shepherd)、艾美萊恩(Amy Ryan)、塞巴斯蒂安柯伊(Sebastian Koch)、亞倫艾達(Alan Alda)、奧斯汀史托爾(Austin Stowell)、米凱爾戈瑞沃(Mikhail Gorevoy)與威爾羅傑斯(Will Rogers)共同演出。

《間諜橋》由史蒂芬史匹柏、馬克普萊特(Mark Platt)、克莉絲蒂馬柯斯可克里伊格(Kristie Macosko Krieger)出任製片;亞當桑納(Adam Somner)、丹尼爾路皮(Daniel Lupi)、傑夫史寇爾(Jeff Skol)與強納森金(Jonathan King)擔任執行製片;劇本由麥特查爾曼(Matt Charman)與伊森柯恩、喬爾科恩兄弟(Ethan Coen & Joel Coen)執筆。

史蒂芬史匹柏 湯姆漢克聯手打造諜報歷史電影 《間諜橋》詮釋律師詹姆士唐納文傳奇一生

令人肅然起敬的故事

1950年代冷戰初期,美國與蘇聯的緊張關係一觸即發,所以當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住在紐約的蘇聯情報員魯道夫艾伯爾(馬克里朗斯 飾),恐懼與惶恐愈發高漲。阿貝爾被控傳送加密的訊息回蘇俄,面對聯邦調查局的訊問,卻頑強不肯合作,並回絕要他背叛祖國的條件,被監禁在聯邦監獄內等待開庭。

政府需要一名獨立的律師為他辯護,找上了來自布魯克林的保險律師詹姆士唐納文。儘管唐納文在法界以高超的談判技巧備受推崇,但他對於受委託的案件本質與範疇經驗有限,而且也無意願涉及相關事務。為這麼一位有如全民公敵的被告做辯護,會讓他成為眾矢之的,還有可能讓他的家人成為被放大檢視或唾棄的對象,甚至可能讓家人置身險境。

唐納文後來勉為其難同意為艾伯爾辯護,因為他致力於公平正義的原則,與基本人權的保護,想確保艾伯爾無論具有公民資格,都能獲得公平的審判。在他準備辯護策略過程中,兩人之間開始建立起一種相互尊敬與了解的交情。唐納文欣賞艾伯爾的力量與忠誠,訴諸慷慨激昂的抗辯,提出他的行為只是出於一名優秀的士兵效忠祖國的指示,卻徒勞無功。

不久後,一架美國U-2偵察機執行偵察任務時,在蘇聯領空遭到擊落,飛行員法蘭西斯蓋瑞鮑爾斯(奧斯汀史托爾 飾)遭定罪判刑,在蘇聯服刑10年。儘管美國中央情報局斬釘截鐵否認對該任務知情,卻擔心鮑爾斯可能會遭脅迫,吐露國家機密。中情局特務霍夫曼(史考特薛弗 飾)曾親眼見識唐納文在法庭上令人印象深刻的辯護技巧,祕密與他接觸,並徵召他從事茲事體大的國家安全任務。在愛國心的驅使之下,秉持著堅定的信念與莫大的勇氣,唐納文很快搭上前往柏林的飛機,交涉美國與蘇聯間的換囚談判。

史蒂芬史匹柏 湯姆漢克聯手打造諜報歷史電影 《間諜橋》詮釋律師詹姆士唐納文傳奇一生

本片開端

從《辛德勒的名單》中納粹對猶太人的恐怖大屠殺,到《搶救雷恩大兵》中奧馬哈海灘上紀念性的登陸行動,三座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史蒂芬史匹柏在導演生涯中,不斷把重大的歷史事件搬上銀幕。曾修習歷史的史匹柏,對冷戰時期的著迷可追溯至孩童時期,他仍記得父親與祖父當年談論到美俄之間的故事中,兩國間存在著根深蒂固的仇恨與不信任。

根據製片馬克普萊特(《魔法黑森林》、《落日車神》)表示,「這段時間是冷戰情勢最緊張的幾年,人們仍然記得因為從事間諜活動被處決的羅森堡夫婦,那是我們故事時期當時的死刑罪。」

史匹柏補充:「出面為一名間諜辯護而登上報紙頭條,當時正值非常危險的時機,」他也是夢工廠影業的主要合夥人,「因為在我成長時期的幼小心靈中,我能深切感受到對原子彈與蘇俄的強烈恐懼感。」

年輕有為的英國劇作家與電視編劇麥特查曼(《亂世有情天》,原著書名《法蘭西組曲》),把詹姆士唐納文不凡的真實故事,讓夢工廠高層過目,他們立即為之著迷。唐納文的角色在冷戰歷史的紀錄中並不廣為人知,而這則敘述一名理想主義者,在攸關國家安全與詭辯的世界中摸索的故事,卻很引人入勝。

普拉特本來就很熟悉這則故事,認為對於史匹柏豐富的感受力再合適不過,「史蒂芬是這則故事最完美的電影拍攝者人選。」普拉特表示。

他想得一點都沒錯,史匹柏被故事深深吸引,其中包含了法律劇情、驚悚與史實的元素,但是故事的靈魂人物─詹姆士唐納文這個角色,讓他最感興趣。一名傳統居家男人與備受尊敬的律師,竟接下危險的任務,以冷靜沉著的態度處理,還能讓一名王牌間諜對他完全信任。唐納文是一名偉大的人物,史匹柏知道他的故事有極大的電影潛力。

「麥特的劇本好極了,當他完成後,我們把他的劇本初稿給科恩兄弟,他們的風格向來有種特定的鋒銳筆觸,很適合這則故事,」普拉特表示,「在寫角色對話方面,沒有人比喬爾與伊森兄弟更拿手。」

三座奧斯卡金像獎得主科恩兄弟,令人印象深刻的電影作品包括《險路勿近》、《謀殺綠腳趾》與《冰血暴》,對該題材產生喜愛的共鳴,撰寫他們的劇本初稿時,巧妙地把這段卓越的經歷交織在唐納文的人生中,成就出一則精確捕捉他個人菁華的動人故事。

史蒂芬史匹柏 湯姆漢克聯手打造諜報歷史電影 《間諜橋》詮釋律師詹姆士唐納文傳奇一生

讓角色躍上銀幕

劇本完稿底定後,電影拍攝計劃很快地迅速成形。一組黃金陣容的拍攝小組很快就位,包括攝影亞努斯卡明斯基(Janusz Kaminski,《搶救雷恩大兵》)、美術總監亞當斯托克豪森(Adam Stockhausen,《歡迎光臨布達佩斯大飯店》)、服裝造型總監凱西亞華力卡馬蒙妮(Kasia Walicka-Maimone,《暗黑冠軍路》)、剪接麥可卡恩(Michael Kahn,《林肯》)與配樂湯瑪士紐曼(Thomas Newman,《大夢想家》)。

為片中關鍵角色詹姆士唐納文選角時,這位不愛出風頭、卻被捲入聯邦調查局與中情局權力核心的保險律師兼紐倫堡前審判檢察官,人選一直都是再明顯不過─兩屆奧斯卡金獎影帝湯姆漢克(《費城》、《阿甘正傳》)。

「沒有人比湯姆更適合詮釋這個角色,」製片克莉絲蒂馬柯斯可克里伊格(《林肯》)表示,「詹姆士唐納文是一名誠實的居家男人,致力於捍衛民主價值,他願意冒著失去自身安逸與安全的風險,甚至可能影響到他的家人,當他由戲精湯姆漢克詮釋,觀眾將能產生共鳴,還會挺他到底。」

有鑑於參與的工作人員陣容堅強,漢克還沒讀過劇本就已興致高昂,當他讀完劇本後,他馬上就簽約加入。這位男星剛好對東西德的政治局勢特別感興趣,也是主因。

漢克說:「當一則歷史故事出現,卻不是我所知道的全部故事,對我而言就像是仍未探索過的世外桃源。」

漢克也對劇本中對唐納文描繪出的複雜面向深深吸引。他解釋:「唐納文與他代表客戶之間的人性面,讓他成為與眾不同的律師。他從來就不是只是站在法律的論點談判,他是在為對方奮戰。

漢克與史匹柏之間存在著獨一無二、充滿創意的合作關係,他們共事的每一部電影水準都因此更加提升。他們先前合作的作品包括《搶救雷恩大兵》、《神鬼交鋒》與《航站情緣》榮獲艾美獎與金球獎肯定,改編自史蒂芬安布羅斯(Stephen Ambrose)原著的HBO迷你影集《諾曼第大空降》、艾美獎影集《太平洋戰爭》,則都由他們製作。

史匹柏說:「我熱愛與湯姆工作。他會嘗試任何可能性,他有上千種想法,也對於來自別人的上千種想法保持開放態度。他有不可思議的創意,想要以更加原創的方式找出答案。」

曾獲七座艾美獎肯定並提名奧斯卡的男星亞倫艾達(《外科醫師》、《神鬼玩家》),飾演唐納文公司的資深法律合夥人-湯瑪士華特斯(Thomas Watters),他表示:「這對湯姆而言是個捨我其誰的角色。因為即使他的角色生命正處於險境,他仍能挖苦人、幽默、維持洞察力,而且言辭鏗鏘有力。這些都是湯姆早已具備的特質,讓他演出角色時更具說服力。」

接著,製片與導演要開始尋找飾演魯道夫艾伯爾的演員,這名被捕的間諜,以無私的愛國心贏得唐納文的尊敬與欽佩,他們要物色的對象必須有能力創造令人信服的角色,呈現矛盾的忠誠與令人驚訝的深度,還能與漢克相抗衡。史匹柏多年來一直留心英國男星馬克里朗斯的事業,渴望與他共事,並且一直尋找合適的角色,而這就是了。

「馬克是當今各國影壇演員中頂尖的佼佼者,」史匹柏表示,「我曾看過他演出《十二夜》,就讓我確信這一點。」

里朗斯曾獲三座東尼獎與兩座奧利佛戲劇獎,最負盛名的作品是好評舞台劇《耶路撒冷》、《波音情人》與近期的PBS影集《狼廳》,雖然角色令人卻步,但他樂於接受挑戰。

里朗斯表示:「我們其實對於艾伯爾所知有限,除了他在紐約各處不同的情報站,用中空的錢幣接收與傳遞訊息。他是大家口中說的潛伏間諜。」

他繼續說道:「艾伯爾在開始這些秘密行動前,已經在美國待了幾年,他不是間諜組織的主腦,他只是執行任務。但是當他被捕時,美國政府讓他在大眾前看起來比他實際的作為更重要。」

史匹柏說:「《間諜橋》是一部驚悚片、一部著重人物角色的驚悚片,片中角色的內心世界錯綜深沉。有了來自德國、美國與俄羅斯的出色演員,我對本片卡司非常引以為傲。」

史蒂芬史匹柏 湯姆漢克聯手打造諜報歷史電影 《間諜橋》詮釋律師詹姆士唐納文傳奇一生

銀幕重現冷戰

拍片地

《間諜橋》主要拍攝工作於2014年九月展開,在紐約、德國與波蘭等地取景,歷時12周,其中包括許多故事中事件的真實發生地。

在曼哈頓時,劇組善用城市中多樣的建築風貌,與地理位置相鄰的行政區。電影在華爾街與周邊許多區域取景,包括富利廣場與博特街的地鐵站,賦予演員與劇組一種舊世界的財富與尊榮感。在中城區,位於44街的紐約市律師公會的辦公室,則被當成唐納文的法律事務所辦公室。

劇組也在皇后區位於阿斯托利亞公園的一所公立學校取景;另外還有布魯克林的許多地方,包括弗萊布許、布魯克林高地。布魯克林內的迪馬斯公園住宅區,由許多古典雅致的房屋,座落在寧靜、有成排綠蔭的街道,則是適合唐納文家人的完美區域,場景勘察人員發現了一棟美麗、獨立式的維多利亞風格住宅,外觀充滿魅力與古典細節,屋內採無隔間的開闊設計,深獲首席場務、燈光師與燈光助理青睞。

「這棟房子還有門廊與小型後院,感覺就很適合唐納文的家庭,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我們想呈現出他與鄰里間有強烈的連結,」電影的美術總監亞當斯托克豪森表示。

「當我在片場時,我感覺自己就像穿越時光的旅人,」奧斯卡提名女星艾美萊恩(《鳥人》、《失蹤人口》)表示,她飾演瑪麗唐納文─詹姆士的老婆,支持自己的丈夫的同時,擁有堅強意志力。「當我走在街道或是在房子內走動時,感覺我彷彿置身於完美的小家庭中,在許多方面都能勾勒出唐納文一家的樣貌。」

唐納文家中的室內場景與其他戲的室內景,都在布魯克林的Steiner Studios攝影棚搭建。聯邦調查局在地鐵上跟蹤魯道夫艾伯爾的情節,在同樣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市交通博物館所提供的六O年代地鐵車廂內拍攝。然而要把古董地鐵車廂放在車站月台內拍攝,還要讓它看起來很真實,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勢必得在一個運作中的地鐵系統內拍攝。幸運的是,紐約的大都會運輸署很樂意對劇組提供協助,在一個周日凌晨開放博特街地鐵站作使用。

斯托克豪森說:「我們得非常快速地工作,我把它稱為『閃電式』拍片,意味著得迅速替換海報與招牌、更換打光燈具,並且從上到下重新布置。當然,每樣東西都盡可能迅速物歸原位。」

歐洲的拍攝從柏林展開,在城市中具有指標意義的滕珀爾霍夫航空站,與極富盛名的格利尼克橋取景,也是實際上艾伯爾與鮑爾斯交換俘虜的發生地。該座橋在戰爭期間分隔了東、西德,今日則連結柏林的布蘭登堡區與波茨坦郊區。柏林市為劇組封橋讓他們得以拍片,造成當地居民不便,儘管如此,居民們都能諒解這座橋對故事的重大象徵意義。

在橋上拍攝的情節,有無數名臨演與特技演員參與,以及兩座奧斯卡金獎攝影亞努斯卡明斯基(《辛德勒的名單》、《搶救雷恩大兵》)主導的出色空中攝影,他帶領的小組成員全部花費數月前置,掌握精準的執行時機。

劇組也到波蘭的弗羅茨瓦夫市拍攝,那是一座在柏林東南方車程約數小時的小城市,在該處拍攝描繪柏林圍牆搭建的關鍵連續畫面。當代柏林的建築與1961年的東柏林有顯著的不同,所以弗羅茨瓦夫被選為替代柏林,由於經濟不振與多年來的忽視造成該城市處於荒廢狀態,卻近似被戰爭蹂躪過的城市樣貌。

拍攝時間正巧碰到2014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榻25周年,為了慶祝這個東德政府廢止東、西德旅行限制的紀念日,成千上萬民眾群聚慶祝這個時刻,讓演員與劇組人員深受感動,冷戰時期的恐懼感,以及東德民眾當時生活在暴力、監控與被剝奪的情景也歷歷在目。

史蒂芬史匹柏 湯姆漢克聯手打造諜報歷史電影 《間諜橋》詮釋律師詹姆士唐納文傳奇一生

服裝

身為服裝造型總監,凱西亞華力卡馬蒙妮負責的是有效傳達出故事的時代感,為《間諜橋》工作時,她很快理解到五O年代晚期與六O年代初期的時尚與現代服裝有顯著的區別。

「人們在五O年代晚期與六O年代會盛裝打扮,」華力卡馬蒙妮表示,「男人與女人在大多時候穿著都比較正式,意味著男人穿成套西裝與帽子、女人則是洋裝、成套裙裝與裙子。」

她繼續表示:「男士套裝的結構就相當不同,有特殊版型的衣服與袖子,長褲的剪裁較寬鬆,布料也採取比較厚的織法。」

臨時演員穿的舊時代戲服,儘管現代看起來也不唐突,幫忙強化了設定在距今有些遙遠、卻仍具高度辨識度的過去場景的時代感,某些戲中有超過300名臨演,包括法庭上的旁聽者與記者、地鐵的乘客與街上的行人,在寒冷的日子中,不只需要幫他們穿衣服,還有帽子、圍巾、手套與長大衣等合宜的配件。

同樣重要的,是要確保所有服裝的顏色符合特定的時間。背景設定在紐約的情節中,服裝比較多彩多姿,象徵著五O年代成功的商業世界,女性主要穿著綠色、褐紫紅與黃色,男性則是咖啡色、灰色與海軍藍色。在柏林的場景中,色彩轉趨單一與低調,幾乎每件衣服都是黑色或乏味的灰色,反映出城市當時陰鬱的氛圍。

史蒂芬史匹柏 湯姆漢克聯手打造諜報歷史電影 《間諜橋》詮釋律師詹姆士唐納文傳奇一生

關於史蒂芬史匹柏

「每一位導演都是視覺的敘事者,但是讓史蒂芬有別於他人的地方在於,他會吸收他周遭的每件事物,」製片克莉絲蒂馬柯斯可克里伊格表示,「史蒂芬的心理永遠處於工作狀態,而且他會把焦點著重於如何盡可能說出最棒的故事版本。他對每場戲都注入大量的思考與細節,因為他真的了解每一名劇組人員的貢獻,以及他們在說故事時扮演的角色。」

「當你出現在史蒂芬的片場時,它早就已經建構完成,不只是形體上,也在史蒂芬的腦中深處,」湯姆漢克解釋道,「你的工作就是完全照著做他要你做的事情,但他也期待你能夠加入一些他預想你能發想出來的小細節。而且他喜歡快速行動,非常快。」

史考特薛弗(《藥命關係》)飾演精明的CIA特務霍夫曼,他表示:「史蒂芬是真心的關心他的演員們。他很尊敬我們的專業、持續尋找以一種對我們最輕鬆與最自然的方式,創造出銀幕上的故事。他在片場對我講的第一句話是:『我想挖掘出,霍夫曼不會只是照本宣科的一面。』」

《間諜橋》是艾美萊恩與導演合作的第一部電影,對這位女星是一次難得的學習經驗。「史蒂芬對他做的事情是如此有熱忱,這點很具感染力。有時我會觀察工作中的他,突然間他的雙眼會變得又大又圓,幾乎就像一名十二歲的小男孩,還在他的後院拍電影一樣。」

她繼續說:「但是除了身為一名駕輕就熟的頂尖拍片者,他放手讓每個其他部門隨時維持在最佳狀態。他信任他們,這一點在拍片時並不常見。片場有一種泰然若定的感覺,因為每位劇組人員都對他們的工作很有把握,所以沒有人會對他們的選擇猶豫不決,他們都擁有史蒂芬賦予的自由。」

***

有時真相比虛構故事更離奇,而《間諜橋》中關於一名平凡男子置身於不凡處境的驚人故事,因為曾真實發生,顯得更加引人入勝。國際的當前時事,讓人聯想到冷戰時期的局勢,而故事中不可或缺、在當時牽一髮就動全身的全球課題,時至今日仍顯得真實且與我們息息相關。

詹姆士唐納文在代價高昂的詭譎國際局勢中,在不熟悉的領域裡摸索,他以不居功的態度展現出英勇作為,挺身而出成為不為人知的平民英雄,其中過程啟發了不可思議的動人故事與電影。

《間諜橋》將於10月16日上映。

《間諜橋》中文正式預告:

《間諜橋》電影片段 – 捲入風暴篇:

新知請逛 ZEEK玩家誌FB粉絲團
買好康請到 ZEEK玩家誌購物網
免費下載 ZEEK玩家誌iOS版
LINE@:@LYO3427W

WeChat官方帳號:ZeekMag

延伸閱讀: 鬼才大導演吉勒摩戴托羅的哥德式驚悚力作《腥紅山莊》 10月16日上映
[稱不上影評] 幽默又感人的恐怖片《探訪》
幫派饒舌團體N.W.A.的故事《衝出康普頓》電影狂掃43億票房,嘻哈人不能不看!
《冥視》眼見為憑,最驚駭的靈異感應!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