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愛范兒」經授權刊登於本站,作者:方嘉文

當地時間10月2日,英特爾前CEO 保羅·歐德寧(Paul Otellini)在睡夢中離世,享年66歲

歐德寧生於1950 年,出生、讀書和工作都在舊金山這座城市。自他1974 年從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獲得MBA 學位後,他就成為了英特爾的一員,並在這里工作了40 年, 2013 年才正式退休。

2005 年,歐德寧被任命為英特爾第五任CEO,迄今為止,他是英特爾49 年曆史裡唯一一位不具備工程師專業背景的CEO。

Intel 前CEO Paul Otellini 離世,他曾以2 3 的人生換來 Intel 的盈利新高

(圖自英特爾

作為帶著經濟學學士學位和MBA 出身的管理者,歐德寧在任CEO 期間,曾將英特爾從一家只注重技術的公司,轉型成為更貼近市場的企業。

2005 年,歐德寧就拿下了和蘋果合作的訂單,為Mac 配上英特爾的晶片。2006 年,他本人甚至還親自到蘋果WWDC 站台。

Intel 前CEO Paul Otellini 離世,他曾以2 3 的人生換來 Intel 的盈利新高

(賈伯斯和歐德寧,圖自9to5Mac

相對於單獨銷售晶片,他認為作為平台的英特爾產品更有價值。他曾將處理器、Intel晶片組和Intel無線網卡組合成迅馳(Centrino),有力地鞏固了英特爾在手提電腦領域的優勢地位。

在歐德寧在任英特爾CEO的八年裡,英特爾的財務表現非常出色。如果不是因為2000年的市場泡沫,歐德寧在任期間為公司帶來的660億美元淨利潤(net income),將超過前任數位CEO聯合為公司賺取的680億美元淨利潤。

Intel 前CEO Paul Otellini 離世,他曾以2 3 的人生換來 Intel 的盈利新高

(圖自The Atlantic

2012 年,英特爾以110 億美元的營收,輕易超過了高通、德州儀器、Broadcom、Nvidia 和Marvel 創造的95 億美元營收總和。老對頭AMD 那年的虧損更是高達10 億美元。

不過,歐德寧在卸任CEO一職後,也曾坦言,自己的職業生涯中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當初在蘋果找上門時,沒有跟隨直覺答應為iPhone生產晶片。

Intel 前CEO Paul Otellini 離世,他曾以2 3 的人生換來 Intel 的盈利新高

(圖自Bloomberg

而隨後在嘗試進軍移動設備晶片市場時,英特爾亦屢屢受挫。《財富》統計數據顯示,在2013年至2014年間,英特爾在移動領域損失了70億元美元。

雖然,歐德寧的職業生涯有輝煌也有悔恨,但那些曾經和他共事的人對他的印像都很好。

他(歐德寧)很聰明、精力充沛而且為人謹慎。在我看來, Andy Grove 是一位很好的管理者,而歐德寧則是一位領導者,他更像David Packard。

曾在70年代和歐德寧共事的前英特爾市場部高管Bill Davidow 說道

而他的繼任者,現英特爾CEO Brian Krzanich 也表示,歐德寧一直都是英特爾“工程師海洋中,堅定要從顧客需求出發的聲音。他教會我們,只有把客戶放在第一位,我們才會取得勝利。”

此外,歐德寧生前還擔任了Alphabet公司董事會的獨立董事。當Google CEO Sundar Pichai得知歐德寧離世消息後,也在推特上發文表示悼念

我們很幸運能有他為董事會提供領導和指引。我們難以想像沒有他幫助我們的日子。

題圖來自Business Insider

閱讀全文